网剧《隐秘的角落》里面张东升铲墙的几个画面想暗示什么?-北京赛车系统网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北京赛车系统

这是一篇超长的针对剧版的追剧日记,入坑前请做好心理准备,有的想法不一定对,不同意见的请和平讨论


原回答:


这段真的挺有意思的。

越想得到的东西越得不到,越想摆脱的东西越摆脱不掉。

想要得到爱却一直在失去爱,想要摆脱阴暗的过去却一直陷在泥潭。

我印象中前几集他经常看他和他老婆的结婚 照,以一种深不见底的眼神,怎么形容呢?就是如一池冰冷而深邃平静的死水,毫无温度但死水微澜。

他对他老婆的那点爱就是一池深谭被风吹过之后起那一点点波澜。(其实根本不能算爱,只能说是心理病态的执着,在这里姑且说是爱,张东升这个人真的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 ,补个图感受一下)

(各位帅哥和姐姐们,这里的“变态”用词不当,我在编完回答第二天就觉得写的不对啦,在大概6月21日左右已经进行修正了,全篇除了这里没有别的地方再提及了,嘴下留情阔以吗? o(╥﹏╥)o (;´༎ຶ㉨༎ຶ`))

☝这就是我说的死水微澜的场景,面无表情但是透着蚀骨的冷。顺便说一句,这个推镜也特别好,慢慢的向张东升拉进,我看这里的时候就好像掉进了冰冷的深谭里,一点点触碰地狱...

(本剧经常有推镜的场景,而且每次都恰到好处,除了结婚照这里的镜头,还有一处特别好的:三个孩子刚开始发现他们的摄像机拍到了杀人现场的场景,也是慢慢放大,一遍遍重复小白船 ,讲真看到这里的时候,我魂都快吓飞了_(:з」∠)_整个人吓傻了)

他杀了他老婆之后,墙上的结婚照就摘下来了,代表着婚姻破裂,他心里不想再见到被他杀了的这个人,他渴望重新开始,但是摘下来之后墙上面留下了挂结婚照的印记,于是他开始卖力的刮,他杀了岳父岳母和他妻子,他心里觉得:刮掉印记,就如同把这些人从他生命刮出,一点点痕迹也不能剩,都刮掉就能忘了过去,重新开始,好好生活了。

但是,他忘了,做过的事就算你假装忘记,也是没办法完全抹除的

特别特别讽刺的是

他使劲刮想要把墙上淡淡的痕迹刮下来,却力气太大把墙皮都刮了下来。

印记更明显了 好像在嘲讽他:张东升,你永远无法摆脱这样日日夜夜的煎熬和困境。




..... 这个回答真是我这个知乎小透明的巅峰了(⊙o⊙)!...

埋葬在婚姻的坟墓

今天往后面看了一点点,我又觉得“张东升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这句话说的不太对了 ( •̀㉨•́ ) ,这个人其实很复杂。有的分析贴说他不能有孩子,我猜这是导致他婚姻破裂的直接原因吧,加上工作不顺利家庭地位卑微。他也曾开心的跟爱人开心的照婚纱照(婚纱照里两个人表情很自然的微笑),讨论未来孩子的性别,我想曾经他的婚姻也是很幸福的。

但后来,一切开始变了。

刚开始他以为岳父岳母才是他婚姻破裂的主要推手,如果没有他们逼迫,徐静也许不会跟他离婚,在长期心理压抑的摧残下,他出的人格已经扭曲。杀了岳父岳母之后徐静跟他的那个拥抱,我个人觉得这里的情感流露不是完全虚假的,不是那种反社会人格的变态杀人狂杀了人觉得很有快感和成就感。这时候他终于有到那么点被徐静所需要的感觉了,这个拥抱居然还有那么点带着冷意的温暖?

在这里也有其他答主分析过徐静和张东升的拥抱和朱朝阳和他爸爸的拥抱类似。简单说这段是张东升给徐静擦眼泪,徐静抱住张东升,这时张东升明显是有点意外的...徐静一直是冷冷淡淡的,估计是很久都没有主动跟他有过如此亲密的身体接触了...

当然啦,带着冷意的温暖就像是寒冬的阳光,毕竟在凛冽的寒冬,那么点可怜的温度也会慢慢消散,我也在想,他杀了岳父岳母,如今把不知情一直想要跟他离婚的妻子拥入怀中,是什么样复杂的心情。

.......

一切都过去了,以后我们好好生活...

……

终于不会有任何人打扰我们了...

……

以后我就能完整的拥有你了...

......

不得不说张东升真的让人窒息,择偶需谨慎啊,我的天我光是写就觉得要吓死人了。( ノД`)

他将徐静拥入怀中后说了两句话:会好的,都会好的。

我想这话不仅仅是对徐静说,也是对他自己说吧。

后来他在阳台显得心情格外轻松,是他在剧中少有的藏不住的开心,这是他在长期受精神压迫之后释然的最直观表现。我想那个时候他认为他应该是能看到未来的,他认为他的"努力"得到爱,让他留住了爱,在这时候张东升仍然觉得他还有机会,有可能重新来过,以后跟徐静好好过日子,还有抓住幸福的机会。

一切貌似欣欣向好,那是什么时候他终于走入死胡同了呢?

是他偶然遇到,徐静出轨,他终于意识到不是岳父岳母让他婚姻破裂,解决掉岳父岳母不能改变悲剧的命运和悲惨的未来,更重磅的是,徐静亲口告诉他:我不爱你了。

徐静的这句话是想快刀斩乱麻,但张东升在感情中可以说卑微到尘埃里,几乎是在恳求徐静:你出轨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知道,你想怎样都可以,我求你留下来,别离婚,给我个家。

对于张东升来说即使他发现徐静出轨,徐静想离婚,甚至徐静一点也不想跟他在一起,这些通通都不及张东升亲耳听见这句话让他心理崩塌。

徐静那样凉薄的口吻:我不爱你了,这也没关系吗?

当时张东升的表情虽然表面上看没有太多波澜,但是有种深谭下暗流汹涌的感觉,眼圈红红的,徐静说完之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张东升被惊的一瑟缩,然后依旧红着眼圈平静轻松的逗猫,从这里开始,杀意渐起。

这个人,在下定决心杀人的时候表情多轻松...简直是毛骨悚然...

徐静的关门声,彻底关上了她自己的生门,也彻底关上了张东升最后的救赎之路关上了他渴望平凡幸福之路,从这里开始他要一辈子被囚在罪恶的牢笼里了。(如果说,杀完岳父岳母之后他还有机会隐瞒事实,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即便离婚他也可以一直隐瞒然后走完下半生,那么从他对徐静杀意渐起时,他真的彻底走向地狱了。)

张东升发现,他越努力挽留爱越在失去爱,好了,我得不到你,一不做二不休,你也别想好。

我真的要吹爆秦昊的演技!!别看张东升现在哭的跟个孩子一样,真的不要可怜他,他现在已经换下了徐静的药,你们看,这就是张东升,冷心冷情,绝情冷血,那一点点的温暖也抵不过无尽的算计杀心。

(虽然这里他问了那句话:我还有机会吗,但他不是这里下杀心的,是在前面“徐静说不爱他了”的时候下的杀心,这时候他早就已经准备好换药了。)

瞅瞅这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上一秒还哭的鼻涕横流好像全世界崩塌,下一秒就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样子。就好像有双眼睛在上帝视角审视、审判一个人:徐静,你知不知道,你是我的掌中之物,你马上要死了。

于是,徐静终于被埋葬在婚姻的坟墓里了。

(片头的动画里,也有这样的一幕,三个白小人躲在角落里,有个大大的人用上帝视角俯视三个孩子,就是这里!跟上面那张图有异曲同工之妙。



人生不能关机重启

再补充一个与之相关的小细节吧。

他们一起吃汉堡的时候,这一幕有点诡异的温馨,三个坏小孩和一个杀人犯,普普问:你们有什么愿望?

记得张东升的愿望是什么吗?

“我希望一切可以重来。”


这是普普问的一个愿望。

他说他想重来,是因为他知道一切都不能重来了,没有机会了。就跟他使劲刮墙一样,你想要摆脱过去重新开始就真的能重新开始吗?人生是不能关机再重启的。

张东升不能生育,所以对于孩子的感情不是假的,尤其是普普,普普给他贴创可贴,叫他张叔叔,普普给过他那久违的温暖,但这并不能说明他还有仅剩的人性(他如果有,普普就会被送去医院,当然在童话版中,他确实救回了普普,在现实版中,他没有送普普去医院),只能说他的心还没完全凉,但已经没有人性了。

一个人格的形成和塑造与周围环境密不可分,我想这也是本剧想告诉大家的,这里面的三个坏小孩和一个杀人犯,他们的人生真的是大写的悲剧。但是我想说,一个人走向犯罪之路,慢慢变坏,归根究底还是自己的选择,其他的外部环境都是次要的,在面对残酷的人生时也有积极面对人生的人,他们坚信:生命以痛吻我,我却回报以歌。

当然,我们不能要求一个人在面对破烂不堪的人生时依然单纯善良温暖干净,但是不伤害他人是最起码的底线,无论张东升这个人前期多么惨,后期对孩子们多好,他对于生命的漠视真的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所以,真的一点点也不值得同情

☝我真的非常不同意这样的说法,没那么坏吗?不,他真的非常坏!

可怜不等于他就值得被同情。

其实值不值得同情法律已经告诉我们了,法律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底线,杀这么多人性质极其恶劣,够枪毙他几回了? 法律都不能容忍的人,作为普通人凭什么同情原谅他。

张东升杀了很多人,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罪大恶极必须死的,相反,罪大恶极的是张东升!对杀人犯的宽容就是对受害者的残忍,有时间同情杀人犯不如同情同情在他手上枉死的性命。



最好的报复是纵容

朱朝阳这个小孩我其实真的不想说啥,原因是我觉得就这么一个小破孩儿心计深沉成这样,我真的还是喜欢可可爱爱的小娃娃,孩子还是有个孩子的样子比较可爱...

张东升最后和叶警官的对手戏我觉得也很值得思考,叶警官本来是来学校问他朱朝阳的事,我觉得在这里他先是怀疑朱朝阳的,但是张东升手上未洗净的机油,放在桌子里的降糖药,一下子让叶警官把注意力集中到张东升身上,他开始调查徐静的死因,开始调监控,最后抓捕张东升。

他有那么多次缜密的杀人计划,怎么这次就突然暴露了?

降糖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发现了?哪个杀人犯杀了人之后不好好洗手就算洗的脱掉皮也得洗干净啊。

他为什么不洗干净手,一句简单的:机油不好洗下来就能解释吗?杀人犯会不好好洗手吗...

我觉得不是,他是故意的,故意暴露自己,减轻警方对朱朝阳的怀疑。

那他为什么帮助朱朝阳呢?他知道自己被朱朝阳当枪使了吗?

郑渊洁老师的《皮皮鲁与魔方大厦》中有个短篇故事叫 翼展 里面李翼展受一个上海人的欺负,李翼展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大概意思是这样,具体的话我得再翻翻原著回头贴上来):最好的报复就是纵容

我对这句话真的印象深刻!郑渊洁老师总是说金句。越讨厌一个人越纵容他,这样他会越来越无所忌惮,所以真正的爱是在你犯小错时,能够毫无保留的尖锐的批评你,然后再给你一个温暖的熊抱告诉你没关系我陪你改正

张东升这个杀人犯最后在船上是在拿自己的命教朱朝阳亲自动手杀人,拿自己的命拉朱朝阳下水,他把凶器递到朱朝阳的手里告诉他说:你不是恨我吗,你要杀了我。

这对朱朝阳来说无疑是最绝妙的报复了。

张东升一手塑造培养了朱朝阳,这个孩子终于也掉入深渊,再也不能重新来了

所以严良才会说:别听他的,杀了他你就回不了头了,别成为第二个张东升。

严良才是真的对朱朝阳好啊,即便后来有空卡的事,严良依然想让朱朝阳回头。

所以张东升才会说:我的一切都被你们毁了,我不会杀你们,我会让你们活下去,活的和我一样。

这何尝不是张东升对朱朝阳的变相的诛心杀人呢。


杀人和诛心

那张严良以为不是空卡的空卡

卡是空的朱朝阳为什么还让严良销毁这张卡,这有意义吗?

有意义的,意义大了去了,要知道,朱朝阳知道卡里没有内容,可是严良不知道,张东升也不知道啊!

朱朝阳故意把空卡给了严良,并且在厕所里告诉严良,销毁这张卡,但是严良自始至终不知道这是一张没有内容的空卡,严良以为这张卡里有内容,严良是无条件相信朱朝阳的。

张东升呢,张东升已经给了他们三十万,他在此时是愿意相信这帮孩子的,请他们吃饭帮他们买船票给他们住的地方给他们买吃的,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结果!

他发现,这帮小兔崽子勒索了我三十万,让我背了一屁股高利贷被追债的追到家里,居然还背后留一手想报警置我于死地,这就是拿我当冤大头又拿我当工具人还不给我活路!

他什么心情,估计带他们一起爬六峰山的心都有了...

他愤怒的质问严良,严良给了他卡,严良是以为这卡里有内容的,他也想带着普普赶紧去救欣欣。结果呢,张东升回家又发现,卡里啥也没有.....

(ノꐦ ๑´Д`๑)ノ彡┻━┻

这帮小龟孙子们!我再一次相信他们,居然又骗我!

得,一起在一张桌子吃不了饭了干脆掀了桌子打架吧

张东升在此前一直对严良和普普挺好的,可以说张东升几乎把普普当做女儿了,现在被朱朝阳用一张空卡挑拨的彻底离心离德。

普普呢?

普普是唯一知道朱晶晶死亡真相的人,朱朝阳想让她活下去吗?谁最能保守秘密,是小孩子吗?比小孩子更能保守秘密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呢?

所以啊,朱朝阳真是好手段好心计!利用人性的弱点,让张东升和严良普普之间的信任几乎荡然无存,同时除掉了严良和普普。

好一招借刀杀人,这刀是诛心的刀,杀人于无形啊。


罪犯和小破孩们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张东升好像对孩子们格外的宽容,其实刚开始他是真的真的不想杀了他们。

先来看看他怎么对待大人的。

他对待大人下手都极狠,无论是对岳父岳母他妻子还是王瑶王立朱永平,杀人的时候不犹豫,决定杀人之前也不纠结。

单拿王立的死这件事来说,王立真的想杀朱朝阳吗?不是,至少在朱朝阳说出朱晶晶死亡真相之前,他不会杀他,他就是想威胁威胁朱朝阳让他说出事情的真相,他要杀他不必大费周折,又是打又是骂又是淹又是用水冲,真正杀人这么曲折吗?看看我们的张老师,他对他岳父岳母和他老婆下手之前没有任何殴打,就那么斯斯文文体体面面的杀了人,甚至一点血都没有。

在当时真正想杀三个小破孩的是张东升,他给了他们三十万打算用这三十万的高利贷稳住他们,处理掉他们之后再拿回三十万,汽油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半路杀出了个王立,钱被王立拿走了,张东升不得不跟过去。

他在拿回三十万的时候被王立发现,他做小伏低连声央求,显得懦弱又无能,但王立一下下抽到他的脸,眼镜被打掉后他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转身抄起刀就捅了王立,眼睛里流露出凶狠和死亡的沉寂,真的一点没有犹豫,一点也没有仁慈,几乎是上一秒变脸,下一秒刀子就过来了。

带上眼镜他是体面的张老师,摘掉眼镜他是杀人犯张东升。

而对杀人犯张东升来说,杀人,真的就是一念间的事。


他又是怎么对待孩子们的。

我印象中,他对孩子下杀心的时候剧中有一个明显的场景,这里的台词是电视剧中的台词(剧中这种手法也经常有,比如叶驰敏家还珠格格...)

他之前是真的不想杀他们,这是一个对大人不犹豫的杀人犯对于孩子们的“仁慈”,从这时起他开始计划如何除掉三个孩子。

张东升是真的很看重老师这个体面的身份,他渴望被尊重,在水产场时,朱朝阳叫了一声张老师,张东升犹豫了一下,还是帮朱朝阳关掉了水龙头,而王立是怎么死的呢,他打掉了张东升的眼镜,将他作为一个人仅剩的自尊无情的踩在地上。

张东升对于孩子的“仁慈”在后期还有很多体现,比如:他给他们钱给他们吃的给他们提供住的地方,他想和孩子们互相放过,从而回归正常生活。

发现被欺骗后,他是极其愤怒的,他跟普普歇斯底里的说:我给了你们三十万!我还杀了个人!你们就这么对我吗?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们了。

看到这里 我相信在张东升的内心是愿意相信并且与孩子们相安无事的。

我想,这种明显得反差大概是因为他这一生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吧。

他是不是也曾幻想过带着孩子去吃麦当劳给孩子挑选小赠品,孩子生病了他悉心的照料,普普叫他张叔叔的时候,他是不是也会幻想有个这么大的小女孩抱着布娃娃甜甜的叫他爸爸。

这大概是他人生中仅剩的善意了吧


个人的观点有时候是很偏颇的,我的也不例外,毕竟智商有限....有说的不对的地方大家可以在评论区互相和平交换观点,但是不要搞言语的各种攻击这很伤人的,我也是头回这么多赞✧ (ˊωˋ*) ✧

但是即便是头一回高赞,无理由搞人身攻击我也不会客气的(。・ω・。)

这毕竟是我开的回答,我就当做我自己的长篇小作文了,说错的地方提出来,特别受不了我三观的关掉就好了。


撒谎的普普

朱朝阳对普普的不信任

张东升和朱朝阳的这段耐人寻味的对话发生在水产场之后,吃麦当劳之前,张东升说:普普跟我说了你们以前的很多事你跟我一样,都不愿意再失去任何东西了。

翻译翻译就是:咱俩是一种人,也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了,我知道了你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事,普普跟我说的,你不帮我大家一起玩完。

“普普跟他说什么了?”毋庸置疑,朱朝阳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他一定觉得这里普普说的事就是朱晶晶的事,但是普普真的跟张东升说了吗?

可能性1:普普没有告诉张东升有关朱晶晶的事,张东升自己猜出来的。其实这并不难猜,张东升去过水产场,王立和朱朝阳的对话他基本听全了,猜也能猜出个大概,这是在诈朱朝阳。数学老师的脑子就是不一般怪不得头发那么少...(´-ω-`)

张东升虽然隐隐约约好像意指朱晶晶的死亡真相,但是又没有明确说清楚 所以很有可能是普普根本没跟他说朱晶晶的事,他只不过利用这件事诓朱朝阳,让朱朝阳觉得他知道了,然后让他帮自己,彻底把他拉下水。

可能性2:普普真的和张东升说了。这种可能真的不是完全没有... 虽然我更倾向于第一种,我要开始阴谋论了,|・ω・`)

个人感觉其实普普这个小姑娘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普普看起来单纯可爱懂事善良早早的就通晓人情世故,这样的小姑娘谁不喜欢呢。

刚去朱朝阳家里的时候,严良这个傻大个说自己偷东西差点被抓,普普在桌子底下偷偷踢他,普普一定察觉到了,说他们自己偷东西会让人对他们不信任。

而普普真的很擅长通过撒谎博取别人的信任和怜悯,通过不经意的懂事乖巧博好感,通过示弱获得保护和照顾。

帮朱朝阳刷鞋子,给张东升贴创可贴,亲切的叫张叔叔,提出照顾小猫,她总是能够察言观色,抓住一个人最柔软的地方。

仨熊孩子去老陈家拿摄像机的情节还记得吗?普普诓老陈编谎话都不带磕巴的,说谎时逻辑清楚,老陈是谁啊,那是经验丰富的老干警了,天天跟罪犯打交道,当了一辈子警察,愣是被个小姑娘骗了(老陈的观察能力在那次他跟张东升第一次见面时有表现,老陈走的时候跟张东升说:你带帽子不热啊?...估计当时张东升没带假发哈哈哈哈哈...)

那么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模样长的讨人喜爱,眼睛水汪汪的,又有礼貌的叫爷爷,乖巧又懂事谁不会心生怜意呢,谁会对这样的小姑娘设防呢?

大人总觉得孩子单纯,其实十岁的孩子已经懂很多了。

再一个例子,她骗朱晶晶去储物间的时候,还记得她编的什么吗?普普是第一次去青少年宫,能迅速编出来老师通知去搬东西这样的谎话,把朱晶晶这样一个常年在青少年宫上课的孩子骗到了几乎没人去的储物间。

.....

…(º﹃º )

....我是该说晶晶单纯还是应该说普普心机?

....我能说我现在跟我妈编谎话还次次都被戳穿吗....

....

说谎张嘴就来不脸红不心跳不打草稿也能不被怀疑,像我这种平时不撒谎的猛一撒谎很容易被发现,人撒谎时心跳会加快眼神会躲闪会显得很不安,可普普呢?

我只能解释为她经常撒谎骗人。

... 这是我们能看到的明明白白摆出来的两次,那是不是还有看不到的谎言呢? 比如她弟弟的事情,比如那三十万,毕竟这小姑娘说谎不打草稿也能瞒天过海而且严良看起来也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 ̄)〜

她给朱朝阳的信是在他们上船之前写的,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劝朱朝阳说出真相,阴谋论一点想(不好意思我又要阴谋论了),何尝不是在告诉朱朝阳:我有底牌。


罪犯永远是罪犯吗?

我是彻底傻了,没想到我这个回答最后变成了普法栏目... (=_=)

普普确实在受到帮助之后说过这样一段话:我觉得张叔叔也没那么坏,他救了朝阳哥哥和我弟弟,罪犯就永远是罪犯吗?

首先救了朝阳哥哥和欣欣尚不能确定,张东升是有私心的,评论区有个知友分析的我觉得挺有道理的,比我说得有道理。

其次,罪犯永远是罪犯吗

这个问题真的很深奥。我是学医的,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让学哲学学法律学刑侦的来回答,他们一定答的比我好,在这里我简单说一下我的看法。

先说我的观点:罪犯不永远是罪犯,不然要为什么要量刑为什么要刑满释放,只要犯了错就打入十八层地狱永远不得翻身不就好了?我们的社会需要有让人改过自新重新开始的机制,我不赞成一棒子打死。

但罪犯不永远是罪犯的前提是,你得知道你自己错了并且以后不再犯啊,从小受到的教育难道不是:知错就改才是好同志吗?明知故犯是要受到批评的(而且我基本整篇都在分析为啥张东升不能重新开始了。)

张东升在杀了徐静之后有一点点知道错吗,他有收手吗?

抛开所有大家有争议的死者不提(包括你们说的他岳父岳母对他不好他老婆对他不好他们摧残他的心灵心死了之类的),朱朝阳的父亲和王瑶的死亡,是王立死后的后遗症,也暂且不说。

我们就谈王立,张东升除掉徐静之后,本来杀人这种报复可以告一段落了,只要事情不败露正如他对朱朝阳所说,我还是少年宫的代课老师,你还是那个好学生。

然鹅,他又杀了王立(´-ω-`),为了掩盖王立的死,又又杀了朱永平和王瑶(这里写的不太对,朱永平我倾向于凶手就是张东升,王瑶我倾向于张东升是杀人未遂。王瑶的死确实另有隐情,在这里不赘述了,感兴趣的可以去翻翻其他的回答大家推理的都蛮有道理的)

_(:з」∠)_

恕我直言,不要求你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去主动自首,最最起码,你别再杀人了啊,一边接着犯法一边想着重新开始。

再者,王立是不是就真的至于死呢?

王立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进过监狱,打过人,威胁别人,一副老流氓的样子,但无论是张东升还是朱朝阳,王立都没想杀他们中任何一个人,他以前也不认识张东升哇,张东升稀里糊涂把他杀了,王立稀里糊涂被人杀了,王立难道也对张东升进行了长期的人格侮辱和摧残,所以张东升被逼无奈不得不杀人吗?

我们可以看看张东升杀人动机的变化规律:

岳父岳母徐静:谋杀,估计是计划好久了,我记得之前有看过小说的小伙伴说,他其实在心里模拟推演了一次又一次才最后实施。

王立:激情杀人,防卫过当,有人说是正当防卫,(要不谁来艾特一位学法律的给咱看看这算哪种?我个人倾向于激情杀人或防卫过当。)

朱爸爸和王瑶:王瑶的死另有隐情,但张东升也是杀人未遂,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你猜他会不会再补两刀杀掉王瑶?老朱同志在本剧中还算个不错的人吧,虽然不论作为晶晶还是朝阳的爸爸他都不够合格,把俩孩子教育的都挺失败的,但是他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张东升对朱爸爸和王瑶的杀心完全是为了掩盖之前的罪行。

这是一个数学老师一步步踏入深渊的犯罪史

张东升这时候已经形成遇见什么事都想用除掉对方来解决问题的惯性思维了。

换句话说:麻木了。

对生命的漠视和麻木将他拉入地狱。

成为不了心态的主人,必然会沦为情绪的奴隶,从徐静开始,他已经沦为情绪的奴隶了。

名侦探柯南里面,杀人的人都有借口,被杀的人都有理由,但是,这些不无辜的死者就真的所有都死有余辜吗?看完剧难道只想对这1234567......个死者说 你真的活该 吗?

如果你们不怎样怎样,他干嘛杀你们?他怎么只杀你们不杀别人? 一定是你们的问题。你们如果不这样这样他一定不会杀你们。

我觉得这样想才真的挺冷漠的,你觉得呢?

冷漠从来都是杀人的利器,一刀致命,从不悲悯。

还有啊,别跟我一个丫头片子抬杠成吗,我抬不过你,你抬就是你赢,毕竟这杠也挺沉的。_(._.)_ 

讨论同情不同情我可以理解,有些观点我也挺赞同的,我也会好好回复绝不偷懒,但是如果讨论侵犯生命健康权对不对的我建议你先去读读宪法或者初中的思想品德课本,毕竟我也不是专门做普法的是吧。


哈哈哈今天走在大马路上,听见两个姐姐边走边在讨论隐秘的角落,其中一个姐姐讲的那是个眉飞色舞兴致勃勃,真心好的剧大家都是能看出来的,这剧简直是国产剧之光啊,相信以后中国影视越来越好!

我是真的没想到写张东升犹如捅了马蜂窝... 那就写点良善的人吧,这个应该没争议...

这次,我选择相信童话

严良和老陈是我在本剧中最喜欢的一对了(一对这个词用的有点奇怪(∂ω∂)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严良真的是个仗义善良的孩子,他一直在帮普普,逃出福利院,勒索张东升,打架偷东西,除了为了见他爸爸,就是一个目的:帮助普普救弟弟,你的弟弟就是我弟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一直保护你。

(实不相瞒各位,我脑补出了十万字的言情小说哈哈哈哈哈)

他简直就是普普的保护神,谁愿意一直流浪呢,谁不想有个家呢,谁想偷东西生活呢?谁不想体体面面的呢?

他真的是,除了爸爸就是普普,(⊙x⊙;)普普长普普短,普普弟弟病了要借钱,普普哮喘犯了要吃药,普普生病了要吃药,普普受欺负要打架,反正别人我不管,我只照顾你......

严良以为张东升抓了普普时,严良跟朱朝阳说:

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这是严良跟朱朝阳说的话,严良也不是傻子,朱朝阳设计空卡的事还有打电话故意告诉张东升严良报警的事,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认识这个朋友。

哇,我心要碎了,真的难过死,替严良难过,替那年暑假里三个孩子的友情难过。

朱朝阳,他把你当朋友了,你把他当朋友了吗?

一直到最后在船上在死之前他都在试图跟朱朝阳说:朝阳,别听他的,杀了他你就再也回不了头了。(死亡时间也存疑,我先这么写吧有问题回头再修改)

可听听朱朝阳咋说的:我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给你们开了门。虽然普普和严良这俩娃娃确实跟瘟神一样吧... 但是严良死之前得多难过。

老陈救起他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湿漉漉的,严良释然的笑:老陈,我没有做坏人。他在信中跟老陈说:对不起,因为我的自私害了很多人。不管这里是不是真实的,我想都是严良心中所想,我也愿意在心里给他这样一个结局。

严良和朱朝阳形成了对比,一个人在走向恶的路上,如果有老陈这样的人在黑暗的地狱之途中愿意给你一抹光芒,也许就能将你引向康庄大道,从此一马平川。严良珍惜这样的人,所以他做了错事,他会跟老陈说: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老陈跟严良说:我要做你的监护人。

严良跟老陈说:你真的要做我的监护人?

是呀,这样的一个问题少年,偷东西,打架,甚至涉嫌勒索。如果能够遇到即便燃烧自己也愿意做你黑暗中光芒这样勇敢无畏的引路人,被引路的这个人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全世界。

幸运的是严良遇到并珍惜这样无私良善的人,但朱朝阳并不珍惜严良的善意。

在最后学校大礼堂的时候,严良在阳光下审视朱朝阳的眼神,那绝不是好久不见的朋友相互问候的眼神,那是失望那是质疑那是难过,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严良特别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在想什么呢?

朝阳,回头吧,一切还不晚

朝阳,我们,绝交吧

朝阳,好自为之

朱朝阳的眼神里是冷漠是自私是凉薄 他在想什么呢?

没人知道我的秘密了

没了你们,我终于能重来了

是你们毁了我的生活

这两个人中间好像离得很近,又仿佛隔得很远,我想朱朝阳真的再也不能回头了,宛如已经死了的张东升。

老陈是那样的一个倔老头,快退休了,老伴让跳广场舞他扬着鼻孔抬杠:哼!我就不跳,你能把我怎样。糊弄着媳妇想要做严良监护人的时像极了我爸糊弄我妈的时候哈哈哈哈,

严良跟老陈说:我想当个警察。

老陈跟严良说:人啊,要有理想....

写到这里五味杂陈,如果朱朝阳没有打电话告诉张东升严良要报警,如果张东升给严良再晚一点点打电话,一切是不是会不一样,严良好像总是跟警察差那么一点点就错过,普普失踪要报警是这样,普普和朱朝阳第一次去张东升家里时也是这样。

最后连当警察这个理想也只能永远是理想了。

(让人窒息,为什么写着写着就画风变了...)

对于严良和老陈,我选择相信童话

我相信老陈有超能力一定不会死;我相信老陈一定能跟老伴一起跳广场舞带娃一起相伴到老,一个变成倔老头一个变成倔老婆;我相信严良一定能当一个好警察也成为别人的光芒;我选择相信是因为我愿意给良善的人一个圆满大结局。


我又想写张东升了-_-#这个人虽然是个杀人犯,但是角色塑造的很成功,忍不住手痒痒。

眼镜内外的世界

我前面说过一句话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明白了:

带上眼镜他是体面的张老师,摘掉眼镜他是杀人犯张东升。

张东升的眼镜对于张东升来说很重要,这是他体面身份的象征,同时也说明张东升对于他的学识他的学历他的工作是非常非常非常看重的,这些就是他的自尊几乎和命一样重要。(导演总是在有意提及眼镜和他作为代课老师的身份)

王立在水产场的时候,他让张东升跪下推搡他侮辱他,他一直唯唯诺诺没脾气,直到,王立打掉了张东升的眼镜,他的眼神一下就变了。

这眼镜怎么就这么重要?

普普第一次去张东升家里时,说了一句诛心之言:

你读书就是为了杀人吗?

(普普啊你净瞎说什么大实话)

童言无忌,但是张东升的表情一下就变了,在他心里,他的学识甚至不能和杀人扯上半毛钱关系,一分钱也不行。

最后两集,叶警官来问话,走之前叶警官说了一句话:

张老师,您不戴眼镜,看着还挺不习惯的

叫了一声张老师,张东升的脸立马变了,发现警察跟他拉家常,又有点勉强的笑了笑。

叶警官说完之后,张东升的眼神深似海。

编剧为什么安排这样一句话,好端端的快走了说这样一句没头没脑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话。

这个片段之前,就是张东升站在自家阳台要跳楼的场景,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跳下去。

我猜,眼镜摘掉大概就意味着真的自我放弃了吧,放弃让自己为之骄傲的工作学识学历...

得,破罐破摔吧,连最后的自尊和体面也不要了,这是打算跟朱朝阳来个鱼死网破了。

最好的我们 里面的文潇潇摘了眼镜就很凶,带上眼镜就很文静,不知道张东升的眼镜内外的世界是不是一样的呢?


我觉得就这个剧现在的样子 已经很难猜出来原来剧组给出的真正结局,毕竟结局真的已经剪的稀碎了,很多剧情并不连贯,一个不怎么完整的题目要猜出参考答案实际上不现实,网络上推理的人很多,看推理的人也很多,我觉得大家只要找到自己喜欢的结局就好,你可以全部选择相信童话,你也可以全部选择相信现实,你也可以一半童话一半现实,看剧嘛本来就是可以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希望看这篇长长长...评的人在心里都能在自己心中给《隐秘的角落》一个自己喜欢的结局。

猜你喜欢